女友傻傻让人干

运气真差,当兵的志明,明明是台北人,不但在高雄通讯中心受训,竟还抽到台东山上的营区,还好是个通信联队不用出操,但是管的严,由于连上人数不多,只有25个人,不但轮值机房,还要轮站卫兵,唉!真不知是祸还是福。 但是,最苦的还是志明那朝思暮想的漂亮女友-小真,小真是志明在大二开始交往的女友,家境富裕,18岁的她,有着极漂亮甜美的脸蛋,165公分,修长的身材,晶莹白哲的肌肤,胸部很是丰满,虽然有点内向、胆小,但是却人见人爱,非常纯品,没有千金小姐的娇纵 […]

车行修理妹

晚间时分,我下班,车子在路上发出怪声,见到路旁有一个车行,便开进这间修车厂。 我驶进车行内后便下了车,接待我的是一个女修员,这当真是新鲜。 她向我殷切道:“您好!欢迎光临!” 我回道:“你好!我的车子出了问题,能帮我处理一下吗?” “嗯!没问题,请你等一下!” 她长得眉目清秀,黄棕色长发,头戴球帽,看起来很年轻,问了才知道她是间店老板的女儿,原来老板跟员工都去吃尾牙,让她一个人看店。 就这样,车行只剩下我跟她。 她穿着一条蓝色牛仔窄裙,拿着工具 […]

千金小姐AV演出

第一章 “小姐,您慢著点。”汪财一手提着一个拉杆包,对前面蹦跳的少女气喘吁吁地喊道。 “财叔,我这可是第一次来日本呢,这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少女回眸嫣然一笑,明媚的笑容另天地都为之一黯。 “小姐,日本好玩有趣的地方多的去了,细说几天也道不尽。要不咱先去一趟地区公司,边休息边做个安排?”财叔年仅四十,原本正值壮年的年纪,却因酒色,掏空了身子,这会早已经疲惫不堪,只想着尽早找个地休息,哪还有玩的心思。 “嘿嘿,你当本小姐是小孩啊!我温柔可不是那么 […]

房东传说

“不好意思,这房不租给你了,到期后请你搬走!” 章晓夜在一家家劝退著自家楼房上的租户。当然,章晓夜这厮却也不是每一家都劝退的。遭他劝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与单身汉。 此时,章晓夜刚刚接收这栋楼房的继承才一周不到。章晓夜不愿意楼房留着一些中老年人与单身汉,他更乐意留着一些年轻美女在楼房里。是的,章晓夜试图让楼房成为自己的后宫。 看着自己手机里根据合同整理出来的名单:202郁小可,23岁,湖南人;304陈曦,32岁,广东人;601王可梦 […]

极品家丁之三奴凌辱肖青璇篇

金陵城外两道骑著骏马的人影风驰电掣的掠过! 其中一名十二三岁,面带稚气的少年正是小绿,另一个年轻公子哥面如冠玉,面带微笑,长衫飘飘,说不出的风流潇洒竟是金陵城中一名贵公子。 那贵公子冷冷的道「我不是叫你要提防陆中平那畜生吗,要是他发现了那头大奶牛,还发走了她,玉德仙坊一旦发现她的大弟子被我们凌辱了,到时候我们就要被整个朝廷逃杀!最重要的是甯雨昔这婊子可能还会发现我的真正身份!」 「陆中平那厮就是一个废物,我一定要令爸爸知道我陆小绿才是他白莲圣王 […]

插进我嘴巴

清醒过来时,我感觉自己被关在一个房间裡。眼前一片黑暗,但我听到木柴燃烧的劈啪声,大概旁边有个炉子吧。我肯定是被蒙上了眼罩,不然眼前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呢。我使劲摇著头,想把遮挡住眼睛的东西蹭开,但眼罩蒙得非常牢固,我挣扎了几下也没什么作用,只能靠耳朵和鼻子来感知周围的动静。回想起来,我恍惚记得自己半夜从酒吧回来后,在通往居住小区的林荫道上被什么人用迷药迷倒,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的双手被绳索紧紧地捆在身后,手指似乎也被手套一样的东西套著,根本没 […]

伺候女主人的日子

(1) 我现在是一名专门伺候女主人的奴隶,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时候就帮女主人整理房间、做饭、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则是女主人的性奴隶,供女主人用各种她喜欢的方法享用。 当然,有时也没有白天晚上的区分,比如有时白天女主人在家的时候,她通常都是让我光着身子整理房间的,在厨房里则围上围裙,后面光光的,她随时会跑到我身后,用手或皮鞭打我赤裸的屁股,或让我停下手里的事情去服侍她。 反正,我一天24小时都是女主人的性工具、性玩物。我是 […]

我的淫荡女友Tiffany

女友Tiffany是我的大学学妹,身高166体重54,是个皮肤白晰、丰满性感的女孩。 第一次在学校看到她,就被她立体深邃的轮廓给吸引,但更让我垂涎的,是她肥美软嫩的32F大奶!女友平常就算来上课也穿得很火辣,内衣永远像小一号似的,包不住她呼之欲出的丰满上围,总是给校园里增添了一股淫靡的邪气。 在一起之后,我们的性爱足迹几乎遍布了各个地方:学校司令台、教授休息室、没有人的空教室、厕所、宿舍的浴室、系馆顶楼天台、篮球场、游泳池、研讨室…其中女友最爱 […]

终生性奴隶

时间、地点不明,只知道这里大概是一个类似会议室的所在。 会议室中央有一张长长的椭圆形桌子,这时在桌子的其中一端,正有三个人在围坐着,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 这三个人都清一色穿了一件类似牧师、修道者所用的白色长袍,而袍子的后面都有一个图案:那是一条盘坐着而伸高了头在吐著舌的蛇,蛇的一左一右还分别有一男一女的全身裸像。 三人的高矮肥瘦各有不同,但我们现在却没法看得见他们的真面目 — 因为他们三人的脸上都戴上了面具。 纯白色的胶面具,全都塑做成脸谱的模 […]

被两个男人侵犯的母亲

  我十八岁的时候,看见妈妈和别人做爱。   爸爸已经在医院一年了,不能动,也不知道什麽时候能好,母亲当时46岁, 不过就这者样对于我的打击也很大,看到妈妈和别人做爱我的心情也很複杂。   妈妈叫李丽萍,有些丰满娇小,面容很可爱,但是她有一对和她长相不匹配 的巨乳,165CM的身高使得乳房显得更加挺立。   爸爸没有病的时候,周围和爸爸要好的叔叔和爸爸开玩笑,说嫂子确实很漂 亮之类的开着爸爸玩笑。   甚至在我初中回家的时候,附近的推销员趁家裡 […]

屈辱的女友

聂峰在这个大城市的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收入还不错,为了节省开支又做起了二房东,把另外两个房间租给了四眼和小胖。虽然女朋友淑珍觉得有点不太方便但能节约不少房钱也就没怎么反对,再说四眼又是聂峰老板的弟弟。 淑珍可是个小美女,是化妆品的导购小姐,美丽的容貌会让很多客户感到欣喜,其次就是她甜美的声音听了就会让人舒服一整天。自从四眼住进来后,淑珍老是觉得怪怪的。他时不时地偷看她,虽然四眼的房间里有电脑。 但只要淑珍一回来,他就做在客厅看电视,还经常冷冷地盯 […]

高潮、又高潮

温暖的水温唤醒了沉睡中的意识,赖璇滢早已忘记了自己在何时入睡,她唯一记得的是自己被凌辱了,而且凌辱她的男人不止一个。在这些男人面前,空有著美貌智慧的她只能无助地逆来顺受,任由一众男人一而再的玷污自己的身子。 之前的种种记忆逐渐重组了绝色才女的思维,让她记起了自己在如何满足了几个男人后倦极睡去,更是一而再得高潮、又高潮…… 事到如今,她无法想像自己究竟是任人凌辱、还是欲拒还迎地享受著那熟悉的快感泉源?无可否认的是那令人欲仙欲死的甜美滋味让她对现实 […]

公共汽车上的接触

下班时间的公共汽车上拥挤的像罐头里的沙丁鱼,我跟她中间隔着一个矮胖的女人,身材五短,脸上青春痘密布,细小的眼睛除了看见一条缝之外,好像瞎子,朝天鼻孔中露出一撮鼻毛,肥厚的嘴唇可比猪八戒,肥大的臀部不时在我大腿上厮磨,让我避无可避,不时抬头对我露出恐龙般的微笑,吓得我一动都不敢动。比之近在咫尺的那位美女,我不禁感叹造物者何其的不公平。 突然间,我看到那位美女眉头轻皱,柔嫩的唇角一撇泛著怒气,我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身高只到美女耳际的眼镜族男人贴在她 […]

老婆被姦淫

我是烟台人,我老婆惠儿是四川人,长的身材修长,皮肤很白很滑,乳房漂 亮,腰细穴很美。趴在她身上操她好舒服!   结婚几年了,我常常操她,释然我身体还算够壮,但她说从来还想要更好的 性生活,还经常自己在做爱的时候幻想著别的男人。   我在家上网,经常到黄色网站看小说和图片,慢慢地看了许多群交的影片, 还有一些老婆被人干的小说,心中慢慢觉得挺好的挺刺激啊。   我变得想让别的男人玩我老婆了。叫谁来玩我老婆呢?叫我老婆找男人来玩 她肯定不行。于是我就 […]

列车色狼

看著站台上拥挤的人群,诗晴微微皱起眉头。每天朝九晚五的Office工作,上下班拥挤的人潮,这样平凡的日子……诗晴一直坚信,自己不会永远属于这样的生活。 虽然不是明星般的美貌,诗晴也曾经是大学裡男孩们注目的对象。165的苗条身材、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清丽的相貌和含羞知性的性格,诗晴的意识中,觉得自己更应该是个高傲的公主…… 诗晴并不是那种虚荣而浅薄的女孩。当同龄的漂亮女孩都忙著攀龙附凤的时候,诗晴的大学时光都是在课堂和图书馆裡度过的。 羡慕财 […]

淫之初

铃……铃……铃……」 「喂,你好。请问您找谁?」甜美的声音从一个身穿紫色吊带睡裙少妇口中传出。 ……  「啊……,妹妹是你啊。最近怎么样?好久没联繫了啊?」 ……  「这样啊,没问题。你就放心吧。」 ……  「好的,那天我有点事,我让芬芬和燕燕去接吧。」 ……  「不麻烦,不麻烦。你客气了。」 ……  「妹妹,你声音好像很累的扬子,没什么吧?」 ……  「好的,那有空来我家吧,再见。」少妇放下电话,走出了卧房。 客厅中,两个长相差不多的女孩,都 […]

处女膜的眼泪

在大四的那一年秋天,我终于与相恋了三年的女友分手。 我觉得我还很爱她,可是她却和一个研究生淮备一起出国,去海的另一边寻找幸福。 那是个金色美丽的秋天,在漫天黄叶中我只有一个人暗自神伤。 后来,就在那个秋天,我认识了小军,小强和小刚。和他们一起组成了这个“处女膜破坏小组”。他们三个都已经离开了学校。小强和小刚已经上了几年班,早就冲到了劳动生产第一线。小军中专毕业,不知不觉在黑道上混了许多年。 认识他们时,我还在纯洁的失恋痛苦中挣扎著,在一间昏暗的 […]

云山母子劫

「铃……」   「哇塞!放假啦…放假喽」   「走喽…」   「小林,我先走了,晚上一起玩排位啊…」   蒋东拍了下我的肩,啊字还没说完就冲出了教室。   对于我们高中三年级的学生来说,每天的学习实在是太枯燥了,老师和父母 这边的压力又大,一放假,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似的跑出学校这个鬼地方,还有不 少人晚上还一起去吃饭唱歌庆祝。   本来我也想和同学一起去喝酒,吃饭,但是我今天要去帮妈妈收拾东西…没 办法…我拿出手机,边走边打。   「妈,你在上课 […]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著鸡鸡给人骑

(一) 我叫张涵琪,今年十七岁,只是个高二的女生,在我们学校裡的外号叫「北港香炉」~因为我人人都可以插。 我在今年暑假的时候失去了我的处女之身,这一次遭遇是我一辈子无法忘记的耻辱,带给我的痛苦也永远无法消除。我不知道原本只是单纯的跟同学出去唱歌玩乐,怎么到最后却变成了众人的性玩具?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在那个学校上学了,因为我已经变成学校男同学的公共厕所!「公娼」、「公厕」、「人肉便器」、「北港香炉」、「流动厕所」、「含鸡大怪兽」…这些绰号如 […]

湘女多情,救男友而受虐的张丽

张丽,湖南岳阳美女一名,身高170公分,由于喜爱游泳,晒得一身古铜色 并拥有一双修长而结实的美腿。高中毕业后跑到长沙打工,几年后便成了一家酒 店的销售主任,因工作而认识了由香港到长沙经商的李基。两人一见锺倩,很快 便发生了关系,张丽乾脆辞了工,以秘书的身份陪李基到处谈生意。 凭藉做酒店销售的经验,张丽很懂得对李基的顾客和供应商卖弄姿色和风倩 ,令李基的生意无往而不利。赚了不少钱后,两人在长沙买了豪宅同居,但张丽 一直不知李基在香港是有老婆和女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