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菲佣

我是个十来岁的少年,我脸相普通,身形普通,学业普通,所以同学为我起了个花名叫【小三通】… 虽然我是初中生,但我的吊已发育完成,只待…但不知是天意或是命中注定我欠女人运,我出尽八宝,也追求不到女性……怎知我失身于圣诞那夜后,恶运接二连三地降临我身,祸不单行…大病不死的我在家休息。医生要我休养三个月,但我父亲却为我向学校请长假…… 我整个学期也不用上学了。我父亲是在日本工作的商人,一个月只有不足一星期在家。而我母亲早已过身,所以为了大病的我的起居饮 […]

大肚山游记

那年,我大三,就读于台中某国立大学,由于父亲是从事甲级营造建设的生意,母亲在闲暇之余从事直销,竟让她一做做到某公司的蓝钻,有就是最高阶的直销商,因此,我的家境算是非常富裕。 在我高中毕业那年,本来是打算出国念书的,但是爲了我的女友,我决定留在国内就读大学。 我的女友是台中某私立女中毕业的,我们是在逛文心路时认识的,这又说来话长了;毕业后她考上了台中的私立大学,这时的她是大一新鲜人。 我的女友长得有点想铃木保奈美,不过比他的五官更细致一些,还带点 […]

见好友正骑著我女友

最近,我沉迷了网咖游戏,每天一下课,就跟爱玩线上游戏的同学,一同在网咖打通霄,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是,我是个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标淮的单身宅男。 玩了1个多月之后,我发现女友小怡不太对近,原本每天都会固定吃个晚餐,慢慢地下课她都没打给我,反而变成我打电话给她,她会跟我说,叫我安心的继续玩游戏,说她在谁家或者是她正在跟她朋友逛街。 一开始,我觉得还好,想说女友还不错,还会让我玩游戏,没来烦我,且我很相信自己好友只是用对待异性好友的方式在陪她 […]

我在法国的真实经曆

说起来,后来一共在法国呆了3 年,也就只有这十个月是老老实实学习的,也就在这段时间里学到的法语,算是我在法国学业上最大的收获了。后来的两年的硕士也都是混出来的。这里,先介绍一下法国的硕士,其实只要一年就可以出来,由于我比较懒,就向导师申请论文第二年交,所以第一年考完试,第二年就轻轻松松的过去了。也就因爲这样,我才有机会在巴黎渡过我出国之前想都没想过的感情经曆。 说起来是感情经曆,只是动了感情,很多时候绝对不能算是爱情的。才出国的大半年里,尤其是 […]

客串护校男模的尴尬经验

这是好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当时由于我手气不佳,竟然抽到去金门服役,整整两年仅回过台湾一次,其余假日皆在金门当地渡过,因此虽然当兵的薪饷不多,退伍时却足足存了二万多元;退伍后拿着这存了两年的钱买了自行车以及安全帽等配备,打算利用退伍时的好体力进行自行车环岛一周,然后才正式投入职场。 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买了自行车后,竟然没太多余钱可以环岛花用,又不甘心这样就找工作,于是想先找个轻松的打工工作,赚足旅费后再说。 上了人力银行网站,加油站、便利商店等 […]

同窗之谊

我和李东是小学时就很要好的同学,现在又是同在一间贸易公司任职。俩人相处甚久,可以说是很知契的好朋友。他们所在的公司主要是做内地生意,我是部门的主管。公司里除了男职员0李东之外,另外还有几个女职员。 有一天,放工的时候,李东对我说道:「今晚有空闲的时间吗?要不要跟我出去玩玩,可以让你看到一样非常有趣的事情哩!」 「时间倒是有,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不解地问。 「去到就知啦!讲出来就没意思了呀!」李东故弄玄虚地卖著关子。 我跟著李东走到一间公寓的楼 […]

內射女朋友

中国有个成语,叫逢凶化吉,其实我看可以改成逢胸必急。一说起大胸,我的 脑海中就会有两团巨大的诱惑物,上面粒粒在目,挥之不去。回味自己的人生,我 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喜欢女人的大胸。我的恋胸情节甚至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在 唸小学的时候,我们班有个姓罗的女生,她个子高高的,她的致命处就是她的大胸 。 对我来说,早熟让罗姓同学不再是普通小女生,她的大胸经常让我窒息,尤其 是上体育课的时候,我的目光基本上都在她的身上,那一对上下颠簸的胸部让我心 跳不止。 […]

处男被住家女佣开苞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佣。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万个菲佣没多大分别,一样都是身裁瘦小、办事勤快。在星期天她也会到皇后像广场和她的乡里吃午饭。要是她有什么与别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脸。除了她在通电话的时候,我很少见她笑。 对于这一点,我父亲颇有微言。他不时对我发牢骚,说他在看照片时天娜还是笑容可掬的,谁知到见面时她却变了另外一个人。不过,我觉得天娜只有廿二岁,比我年长几岁而已。见到她一个人要背井离乡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日夜要服侍唠刀的老板 […]

看到自己女友被朋友搞

最近,我沉迷了网咖游戏,每天一下课,就跟爱玩线上游戏的同学,一同在网咖打通霄,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是,我是个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标淮的单身宅男。玩了1个多月之后,我发现女友小怡不太对近,原本每天都会固定吃个晚餐,慢慢地下课她都没打给我,反而变成我打电话给她,她会跟我说,叫我安心的继续玩游戏,说她在谁家或者是她正在跟她朋友逛街。一开始,我觉得还好,想说女友还不错,还会让我玩游戏,没来烦我,且我很相信自己好友只是用对待异性好友的方式在陪她。但 […]

欲望的旗帜

当刘慧敏拿起电话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是战抖的了。“喂,”当电话那头那个熟悉的浑厚的男声响起的时候就印证了她的猜测是对的,电话是郑柯打来的。于是她儘量平静的回了声:“喂?” “怎么了小宝贝?时间还没到就有感觉了?声音都是抖的,呵呵~~~” 听到郑柯放肆的调笑她立刻觉得小腹一阵坠痛,心立马跳成了一个。但仅存的尊严不允许她示弱,于是嗔道:“再这样没正经就不再理你了,有什么事情你快说。”儘管刘慧敏儘量平复自己的情绪但说出来的话还是抖抖的。 “还能有什么事情 […]

黑潮

我叫凯莉,我们是第七代移民美国的黑人后裔,我与丈夫一起住在纽约的布朗克斯区,我是一所高中学校的老师,具体是哪个学校的,当然不能告诉你们了~我老公叫库什,他在投资的金融机构做理财服务,我们育有一个帅气的男孩子,目前也在我教书的学校读书,他是上天赐予我们最好的礼物,哦~抱歉,好像偏题了……还是说回我自己吧,故事发生在去年的六月份~…… 六月的美国纽约热的就像烤炉一样,今天陪库什一起看洋基队的比赛,可是我与热闹的人群显得格格不入,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棒 […]

和女友去看电影、回家前被搞

今天早上一起床,就发现自己的老二翘的跟什么一样,硬的不得了想想马子的月精这几天来了,也快一个星期没搞她了,真想有个女生可以当场帮我含一下,可是…唉…哪来的女人呢!…只好去刷刷牙,整理一下仪容了哦。 洗玩的时候,看看时钟,ㄟ……下午一点了…心想玩蛋了…要被女朋友骂死了;好好的一个星期天没带它出去玩…我硬的头皮,拨了通电话给他…果然免不了被骂一吨,可是再我在三道歉下并说晚上带它去逛夜市,她还是不生气了,我快快的换好外出服,就骑着车去找她了。 五十分 […]

我女友的女友

三年前,我和当时的女友同居。她有个外地来出差兼休年假来江西玩的同学正好也住在我们家,我就只有一个人住到客厅的沙发上去了。那个女孩是她大学时最好的朋友,两个差不多是无话不说的。 对我来说,这是一段非常难熬的日子。因为我是一个性需求比较旺盛的男人,我和女友住的是一居室的房子,她们两个睡卧室的大床,我在外面的沙发上不光睡得不舒服,而且不能过正常的性生活。实在是觉得苦闷。 好在女友善解人意,每天临睡前总要来我这里陪我一会儿,而这时,那个女孩也知趣地呆在 […]

考后三步曲

早上,我被一阵铁质工具敲打木板的声音吵醒了。 我没有动弹,仰面望着在天花板上懒洋洋地打转的两只蚊子,肯定在昨天晚上吸饱了满满的鲜血——我那么累,睡得那么死。 我就这样躺着,花了点时间才弄明白今天是高考后的第七天。 外面,整个城市的喧闹声开始在远处活跃起来,铁质工具敲打木头有规律的声响就在窗口下方的庭院里,尖锐而刺耳榔头敲打声,伴随着来来去去的脚步声充满了我们呢之间沉寂的空间。 公园的山头上泛起了鱼肚白,亮晃晃地一片,太阳就要从那里升起来了。 最 […]

小姨漂亮诱惑记

大学的时候住在小姨家里,小姨是个很性感的女人,在家里都穿着情趣内衣。不过我和小姨交际不多,因为她总是很晚回,谁叫小姨是个美人,应酬多多。 有一次,我去小姨的单位给她送东西,结果她人不在我就把东西放她桌上了。难得来小姨公司我就去公司的后山走走路,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突然听到人声从草丛里传来,我靠近一看,居然是几个人在打野炮。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趴在一个男人身上,被那个男人操著小穴,后面一个上身西装衬衫的男人居然在操她的屁眼,那个女人还陶醉地吸著一根 […]

电话禁制故事

我和小雪结束了六年的爱情长跑,终于在XX大教堂举行隆重的婚礼,亲朋戚友都称赞我们是对金童玉女,都纷纷投以慕的眼光,尤其是我父母和小雪的父母都乐在心中。他们以为我们是喜欢对方的样貌、身裁和学识,但他们太肤浅了,我们爱对方早已升华到精神的领域里──一个禁制的精神领域里。 我们都是XX教徒,肉欲对我们来说是在婚前是绝对禁止的,事实上小雪也把她保存二十三年的贞操在新婚洞房时才奉献给我。但漫长的青春期,我们和大家一样,需要色欲的滋润,我们靠的是电话──半 […]

火线鸳鸯

一、平凡童年 阿凡、成雄、和我三人是干城二村一起长大的,三家紧邻而居,只是父亲们在军中的地位有些差异,阿凡的父亲是驾驶士官长,成雄的爸爸是排长,而我爸爸是中校营长,但三位不在同一单位服务,各人上各人的班,各人休各人的假,但有几件事却非常接近,大家收入都很少,大家都很少能回家,每家的妈妈都在做副业,只是很努力在生活而已。 我们各人都有兄弟或姊妹,我们三个人所以会玩在一起是我们三人同年,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同校同班,每天一起上下学,一起下大水沟摸蛤蜊 […]

见好友正骑着我女友

最近,我沉迷了网咖游戏,每天一下课,就跟爱玩线上游戏的同学,一同在网咖打通霄,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是,我是个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标淮的单身宅男。玩了1个多月之后,我发现女友小怡不太对近,原本每天都会固定吃个晚餐,慢慢地下课她都没打给我,反而变成我打电话给她,她会跟我说,叫我安心的继续玩游戏,说她在谁家或者是她正在跟她朋友逛街。一开始,我觉得还好,想说女友还不错,还会让我玩游戏,没来烦我,且我很相信自己好友只是用对待异性好友的方式在陪她。 […]

我女友爱打炮

我女友爱打炮当时是我再退伍之后没多久,閒来没事又不想去上班淮备考二技的时候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中认识了前女友,叫做小玲,身高约160公分体重47公斤,长相还可以因为是中日混血所以皮肤很白,胸部不大只有B左右,可是因为瘦所以腿很长屁股也很翘,当时他也刚从某八德路上的高中毕业,因为是七年级生思想也很开放。当时他还是我朋友的?好朋友?意思就是她很喜欢我朋友不过我朋友不太喜欢她,顺水人情之下我朋友把他介绍给我。之后有是没事我都会找她出来玩,毕竟刚退伍有人陪 […]

阿珊

我当年在国外半工半读的时候,赚的钱祇够支学费。 露宿街头总不是办法,于是到处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 终于在‘搭上搭’的情况下,我住到一个女同学的宿舍里,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她答应不用我给足租金,祇要我尽量做多些家务就可以在她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月。 有一天晚上,我在半夜里给人弄醒了,原来是我那个‘包租婆’同学。 当时她身上一丝不挂地骑在我身上,我正想问她干什么,她突然一举手,‘咯’的一声,竟然把那支比利达自动手枪带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