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淫乱

在两个月前,丈夫告诉我,欧阳东表弟大学毕业后在中环工作,想住在我们家,这样上班方便。 他徵求我的意见,我欣然同意。 说来也巧,几年前阿东就在我教书的那个学校唸书,而且,我还是他的班主任,他当班长。 我和丈夫感情极好,性生活也很满意,他喜欢我在家时穿上性感的睡袍,这样便于欣赏。 我的身材颇为健美和丰满,肌肤雪白细嫩,当然也愿意让自己亲爱的丈夫评。 最近一个週末的晚上,丈夫又要我全裸了身体,很技术地抚摸我,弄得我欲死欲活的。 正当我非常衝动、欲焰炽 […]

相亲时大姨子诱惑干她

老婆和我认识后,第一次去她家并不是去老婆的家里,而是去了老婆已婚姐姐的家(后来老婆偷偷的告诉我,原来是让她姐过过眼,觉得我合适,才让我去她家,晕……)。当时和老婆认识有半年多了,第一次去她姐姐家,总不能空手去吧,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东西。到了之后,她姐姐去接的我们,第一次看见她姐姐,真的很漂亮,虽然我老婆也是那种比较漂亮的女孩,但是和她姐姐不是同一类型的漂亮。 姐姐大大的眼睛,修长的身材,一口整齐的牙齿,笑起来十分的迷人。虽然结婚3年了,但是她还 […]

家庭性福

很期待今晚的聚会吧,阿龙?”我的女朋友小真问我。 “当然,”我说,”我期待了很久呢!” “还有二十分锺的路程,”小真的父亲说,他正在开车。 “你一定已经硬了,阿龙。”小真的母亲玉香说。 “是呀,”我说,”我一整天都没有射,在爲今晚的聚会储备精液呢。” 我坐在汽车的后排座位上,左边是小真,右边是她的妹妹小美。小真当我的女朋友已经六个月了。她和我一样都是十五岁,非常可爱,个子不高,身材苗条,中等长度的头发,奶子尖尖的,屁股却又圆又结实。我个子高,肩 […]

女友姐姐的屁眼

女朋友的姐姐三十五岁,是卖人寿保险的,所以经常打扮得很性感,传闻卖人寿保险的小姐很好搞。她最近刚离婚,一人住在外头,手头较紧,今天主动约在我家谈人寿保险,我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 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紧身衣前来,胸前有条拉链,紧紧地将她那36C的胸部包裹起来;裙子的下摆离膝约有十二公分左右,虽然站起来的时候不会觉得如何,但是坐下来的时候,整双大腿可以说是几乎都会裸露出来;而且她裙子的两侧还有开叉,所以当她走动的时候,大腿也是若隐若现。 今天她还 […]

高职家庭快乐多

我散漫的性格使我从来不参加朋友公司入股的董事会,只有年终的分配董事会我才会出席。 这天参加完朋友开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终分配会和另一个董事说著话走出会议室,正淮备去董事长穆辉的办公室办有关的手续,走到门口就见穆辉正在训斥他的秘书,听了几句才知道他的秘书在办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劝说下穆辉警告她再发生就让她走人。 这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看年龄大约二十四、五岁,身高有一米七左右,长得不算精品,但也很漂亮,一头披肩的长发,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裙,胸前鼓 […]

我的处男给了小姐,她把她女儿嫁给了我

首先,在故事的一开始,你应该同意我的看法:没有插入过女性阴道的男人都是处男。 这是一个关于我的真实故事。今年我已经二十三岁了,大学毕业,有一份安定的工作。但我的处男给了小姐,她把她女儿嫁给了我。你可能认为我在说谎,但我才不在乎你怎么想。 这百分之百是正在发生的!它既不是某些愚蠢的网路发烧呓语,也不是娘娘腔男孩的幻想,而是真人真事。 自从我第一次射出,我就对射精这件事感到兴奋无比。在青少年时期,我经常手淫;一天两或三次,主要地,我就是喜欢(现在也 […]

工厂姐妹花

大学毕业后,由于家里没有关系,四处奔波了半年,我才进了一个化工厂,过完春节,带着行李走进这个破落的企业时,我感觉我的人生就像这个企业一样,再也不会有什么大的起色了。 没有想到的是,到了这个企业竟然受到了企业里大大小小领导的一致欢迎和肯定,因为我是化工专业科班出身,而且从北方来的我酒量特别的好,这在经常需要应酬的企业来讲,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优势。 很快我就被分配到了令人羡慕的销售部,因为我们这个企业主要是化工原料的产品初加工,而且属于那种比较短缺的 […]

诱人小姨学电脑学上床

我名叫谭祥,十六岁,我有一个美小姨叫嘉美,我叫她嘉美姨。 嘉美姨是我妈妈的妹妹,她的职业是模特儿,她十四岁时被街上的星探发掘,初出道时她已经担任动漫女郎,早在第一代高达动画和模型出现时,她经常出席不同的模型展,动漫节中担当角色扮演的模特儿,她以穿驾驶服的马茜、军官服的花拉或娜娜造型,穿着机动战士联邦军制服,作为招俫。 嘉美姨样貌标致(七分像新闻报导员周嘉仪,三分像桂仑美),身裁不俗是C-CUP人马(对于当时未有波霸的观念出现时,嘉美姨的身裁已经 […]

女友跟爸爸分享

和小芸的关系发展的越来越好了,终于也到了该带回家见公公婆婆的时候。其实我一个人在城里工作,父亲和母亲退休了以后都回到了乡下去住,乡下的空气好,乡亲之间也熟悉,这也是父母亲都要回去那里住的缘故。于是在一个周末的清晨,我带著小芸一起回乡下去看我的父母,并打算在那里住一晚,感受一下田园风光和呼吸新鲜空气什么的,第二天再回城里的。一清早我们就出发了,因为从城市到乡下也是要坐好几个小时的车。那天小芸穿的挺成熟的样子,一身上班族的打扮,西装加套裙的那种,里 […]

农村小伙子的艳遇

我是一个农村小伙,家里生活比较贫苦,家里养了一些家畜,就以每天贩卖鸡蛋维持生计。 因为家庭经济情况至今还没处到对象,至今还是个处男,憋了二十多年,有时候欲望强烈的确实难以自控的时候只能自己用手解决了,而每天卖鸡蛋的时候碰见的那些少女少妇便是我经常幻想的对象,但我实在想不到的是,有一天我的幻想会成真。 那是一天傍晚,卖了一天鸡蛋的我虽然显得有些疲惫,不过这天有好些个超短裙的美女来买鸡蛋,看着她们修长白嫩的大腿,我的欲火也渐渐的烧了起来,下面的家伙 […]

被女友姊姊吃了我的处男身

我和美君相识一年,拍拖接近九个月,每次都只是拖手,无法再进一步,弄得我接近失控。 最近,在公园幽静的环境下,我终于得到她的初吻,也是我的初吻,我们硬生生的碰在一起,却是十分滋味;之后,我们试过拥抱、拥吻、抚摸……但!她始终不肯让我脱她的衣服,最后一关自然也是坚守如固,我真的希望一嚐性爱滋味,因为──我是一个处男。 当我拥著她拼命厮磨,下面就像一团火的烧得我有如铁棒,最后得不到发洩降温,非常难受,但也无可奈何,美君的思想比较保守,我也尊重她的意愿 […]

妈妈与亲家乱伦的深渊

                (1)   从小时候起,朋友就叫我小龟,以至于没什麽人记得我的真名了,我妈17 岁就生了我,10岁的时候父亲早亡,我和母亲相依为命到现在,母亲一直很溺 爱我。17岁,我考上了大学,在大学裡交了个漂亮的女朋友——王燕。   王燕是我们年级的段花、身材高挑、臀部浑圆,D罩杯的丰满胸部总在夏天 穿得少的时候喷薄欲出。她又喜欢穿低领的衣服,每次和她在学校裡逛,週围的 男生都会色迷迷地盯着她裸露在外深深的乳沟,而她似乎很享 […]

肏妈记事

  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青春期的我,在同学的诱导下瞭解了男女之事。 正好有一天晚上,妈妈喝醉了回家就睡下了。我躲在房间裡正好在看一个母 子乱伦的片子,打了一发手枪之后出来倒水喝。 结果发现妈妈没脱衣服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于是我第一次奸了妈妈,由于没 有经验,我没有多做处理。 第二天妈妈醒来发现了异样,我因为第一次干坏事结果被妈妈看出了破绽。 妈妈一边哭着一边狠狠地打了我一顿。一天都没有做饭吃,到了晚上我自己跑出 去买了晚饭向妈妈道歉,两人哭着吃了 […]

意外乱伦勾起的母子淫邪

  滴滴的电话铃响起之际,身着丝质家居服的永萍正站在客厅的窗户,饶有兴 致的看着一群放肆的年轻人将好几箱啤酒扛进了旁边的邻居家。   她袅娜的走过来接起电话,「喂?」   「喂,请问邹强在家吗?」   「啊,他不在家哦,你是向华吧?」   「嗯,是的。」   电话裡爽朗的回答「向华啊,我还以为邹强和你在一块聚会呢。」   「啊。没有没有,他之前说他打算去陈伟家玩的。他不在那就算了,萍姨再 见。」   永萍挂上电话,开始惴惴不安:邹强这熊孩子打算 […]

宿舍裡两个妈妈

今天是高一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妈妈来宿舍帮我收拾,整个宿舍楼就我和妈 妈两个人。 为什麽要选择这个时间放置生活用品,原因有两个,一是,我不喜欢明天那 种人声鼎沸乱哄哄的场面,二当然与我和美艳的妈妈有关了。 妈妈刘清,保养得非常好,有一对大奶子,让我万分喜爱。   此时的妈妈正噘着大屁股趴在我的床铺上给我铺被子。我们高中是私立高中, 是我家开的,我爸是校长,我妈是行政主任。投钜资建造的贵族学校环境非常好, 单看宿舍方面,超越一般大学的住宿环境,宿舍 […]

和姐姐真实的乱伦事件

  乱伦这个话题,是我多年心裡的秘密。对于熟悉的人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无论是谁。我不敢想像说出它的后果。如今听到乱伦这个字眼,我就故作镇静, 不动声色,其实心裡胆战心惊。做为有此经历的当事人,只有在这裡将心裡的阴 暗秘密说出来吧:我今年25岁,来自一个内地的城市普通的中产家庭,故事就 发生在我和我的姐姐之间。她和我年纪相近,只大我一岁多,小时候的感情就不 错,亲密无间一起玩耍就不多提了。第一次的罪恶冲动是因为青春期的冲动,和 家庭的环境也有 […]

脑残妈妈让我深深爱

(第一章) 首先我来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情况 老爹52 老妈46 大哥29 二姐25 我16读高中 我家是县裡的,本来听姐说过爹妈没打算要我,后来不知道怎麽回事还是把 我生了出来。老妈因为脑筋发育不正常,一直有点问题。   小辉:「喂。走,玩cs去。」   我:「玩个屁呀,再玩期末考试得个鸭蛋回去你老爹抽死你。」   小辉:「我是独子怕他,哈哈。」 我没理他们,想着回去又要被收拾了。这次模拟考试没考好,考卷还要拿回 去给一脸横肉的老爹看,心那叫一个 […]

我的初恋是姨妈

  我只有一个姨妈,只比我大9岁。我小时候,姨妈就跟我特别亲,对我很好。 记得姨妈少女的时候,经常穿一条花裙子,感觉特别好看,姨妈身上有一种 澹澹的香味,我总喜欢偎在她身上。 我上初二那年,姨妈结婚了,嫁到别的县去了。当时我非常伤心,觉得姨妈 被一个陌生的男人领走了,去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家裡,不再属于我了。   姨妈婚后的第二年暑假,因为姨夫承包地太多,忙不过来,要我们过去帮忙。 大人一时走不开,需要晚两天,于是我和表姐先过去。 去到姨妈家,我 […]

家族之危机

                (1)   「呜呜呜」三声敲门声响起,屋中正坐在真皮沙发上仔细阅读文件的羽翎集 体董事长刘凯鑫却动也没动,只是在响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才说了声「进来!」, 头却仍然也没抬一下。   「喀嚓」门锁开动的声音响起,门开,一只黑得发亮的罗马最新款十五厘米 高跟鞋印入眼中,随即是裹着超薄黑色丝袜的修长小腿和浑圆性感的大腿伸进半 开的门缝。   只看这条腿,修长,圆润,光滑,笔直,堪称完美,就不禁让人期待进来的 人究竟是个怎样 […]

那一段往事的追忆

                (一)        当我决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万千思绪在历史的激流中不断的激盪着, 引领着我,彷彿把我带回到那段艰辛的岁月……   那是1994年,父亲从家里被公安带走后,再也没有回来,听说被判了9 年。   我几乎不敢想像,我的家突然变了。   家里的顶樑柱轰然倒塌,生活顿时陷入绝境,没有工作的妈妈为了我和妹妹 的生活,东借西凑的攒了点本钱,在街口摆起了一个水果摊,维持着艰难的生计, 那一年我上初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