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女邻居

刚搬到这裡不久,我的隔壁住著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做霜。 霜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她身边有很多男人,她每天出入不同的场所,和不同的男人约会。然后做爱。几乎每个晚上我都能听到隔壁传过来做爱的声音。 美丽的女人总是能吸引我,每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总在幻想,那个和她做爱的男人是我。后来我花了两天时间在牆壁上凿了一个小洞,在那裡我看到了她美丽的恫体。她的腿很修长。充满诱惑。 几乎每个晚上我都能见到她喝的醉熏熏的和一个男人回来,然后脱衣服,做爱。但我看的出 […]

第一次做爱

我把她抱进了卧室,放在床上,我问这个还在陶醉发骚的小美人,想看我的宝贝吗?她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自己就把我的内裤拉了下来,我的肉棒一下跳了出来,龟头早涨得通红,湿湿的,都是我自己的淫液,并且在一颤一颤的,就像只受困已久刚被放出来的小淫兽。 她贪婪的看著这头小兽,伸出她的纤纤小手抚摸了一下我的宝贝,边摸边说道:「好可爱,那么红啊!」她用一个手指沾了一点我龟头上的淫液,好奇的放在自己鼻下闻了闻,说:「嗯,好骚!」 我也把她半湿的内裤放到她面前,「你 […]

爆了奶奶级熟女的菊

– 其实跳舞是个很不错泡妹活动,所以在大一的时候参加了交际舞社团,因为个高腿长跳的还不错就在大二的时候,代表学校社团去地方给一个社区当教员,有四个人,两男两女。 然后我教的是一个60岁的奶奶级熟女,也不能说漂亮吧,就是有气质,人也很开明,乐观派。 我是带教她,她也乐意学,第一节课结束还主动加我微信,然后会和我讨论跳舞的,一来二去就有拉几句家常。 就这样熟络起来,我也什么都敢说,会开玩笑。 后来到第四节课的时候,她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对 […]

电影院的高潮

刚刚到一个城市来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收入还可以,但一个人寂寞、孤独。业余时间很难过,我是个性欲有很强的人,所以一直想找个合适的对象,来发泄性欲.但是谈何容易,找小姐那时很贵,而且又葬。 单位的心缘姐比我大3岁,人长的很是俊俏。我去单位第一天就发现是个尤物。当时就有一种想法,想有一天一定要和她做爱。由于工作关系,我和她接触越来越多,关系也越来越熟。我也在漫漫的盘算著如何和她套近乎。 终于机会来了。有一天,她看起来很忧鬱,脸上有一种淡淡的忧伤。眼睛好 […]

我和几个女人的事

有时到这裡看看,绝大部分情色故事都是杜撰的。讲一点我的真实经历吧。 最近我一人在外,孤单得很,也不想碰其他女人,我大概是爱上她了。是爱情吗?我也说不清楚。心裡老是想到她,可想到的大部分是我们在床上的情景?是色欲吧,我又总是惦挂著她的方方面面。 她比我小很多,四川小妹妹,叫她洁吧。起初,我也没有认为她有多漂亮。一次,我和她一起到外地学习,整天在一起。渐渐地,我发现她很有女人味,不经意间的举手投足,在我眼裡觉得温婉、妩媚,女人味十足。(现在我想来大 […]

郊外的激情性爱

前年春天我家买了一辆富康车。从那以后我家三口,有时还带上孩子的爷爷奶奶,经常利用週末休息的日子开车到我家四周的风景区旅游。署假快过完的一个週六的上午,儿子要去少年宫学画画。週五晚上我和老公说:「明天不能开车出去玩了。」老公说:「明天咱俩去一个新地方玩。」我说:「儿子呢?」他说:「就是为了不带儿子,才选的明天。」我想了想,这几年白天我俩能够单独呆在一起的时间真是太少了,明天再次体验一下两人世界。 週六早晨匆匆吃过早饭,我打扮了一番,穿了一件粉白带 […]

她在咖啡厅给我的满足

度过了盲目蠢动的青年时代,我渐渐步入在外人看来应该是比较稳重的青中年时代,那年我不觉已经30岁,生命在我的眼离好象变的色彩少了许多,每天被人情、交际、社会、家庭搞的晕头转向,性格里的棱角也越来越圆润,可是骨子里的浪漫依然存在,只是多了一份圆滑和成熟。 我因爲下岗,独自在zz,在一个有100人的酒店里工作著,生存著,麻木著,每日的应酬很多,结识的人也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心理的麻木使的肉体的欲望愈发敏感起来,过往的人们在我的记忆里很快就散去, […]

下班后艳遇

‘阿~~惨了,这么晚才回家。’翰翔一边说著一边赶忙跑到自己的车旁,突然间看到路边的椅子上躺了个女人,翰翔走了过去想叫醒那个女人。 “小姐,小姐,你睡在这很冷而且很危险的喔。”翰翔一边摇著女人的肩膀一边说。 “唔,我没醉~我还要喝。” “小姐,你喝醉了拉,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好吗?”翰翔看着女人一脸的醉样,心里挣扎著到底要不要管他。 “呼~”回应了翰翔的只有一阵又一阵的呼鲁声。 ‘算了,带他回家好了’翰翔将女人打横抱着走向了自己的车。....... […]

朋友帮别人拍A片的真实经历

晚上没什么事做,到新浪聊天,通常在聊天室裡的女人都很矜持,和几个女孩有一搭无一搭的聊了几句,觉得索然无味。点了一个叫风情女人的名字,问了句好,她很快回复,问我好……她很乾脆的回答是,其实我不太善于在网上聊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并且很少有人很真诚的面对。接下来我们相互介绍了一下自己,关于年龄职业。她是个外企的职员,28岁,已婚。好象她对我的摄影师这个职业很感兴趣,问了一些不太专业的问题。她说她很喜欢拍照。我说好,有机会我给你拍,后来她说要看我拍 […]

北京地铁上的淫妹妹

北京的地铁向来是非常拥挤的,尤其是早晚上下班高峰期的时候。 今天一早乘地铁上班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件让我超级爽的真实事件。 为了避免太过拥挤,我就直接瞅淮第一节车厢的车头的那个门上了地铁,上车后直接靠在最前面的车厢上,面向车厢后部,这时候后面又直接狂挤了好多人,紧随我后面的一位妹妹没有办法很亲密的靠向了我这边。 刚才上车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现在挤得差不多了,我才发现这位妹妹身材高挑,穿著时髦,头髮应该很长,但是在头顶盘了一圈,最有特色的感觉就是--瘦 […]

寂寞的传播小姐

靠…什么共体时艰,什么时机歹歹,居然把老子调到桃园厂来,害我要远离我可爱的家,还要多花个租房子的钱,真是他XX的XX…我:王先生,这栋大楼是住家还是都是小套房啊? 房东:这裡育,大多是出租套房啦,因为一层楼将近20户 所以什么人都有,上班族啦,学生比较少,还有八大行业的也有,所以出入要多注意些育! 原来,是个大杂烩的地方啊…真是有够给他危险,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赶快把东西弄弄,过两天要上班勒…为了个人的身体健康,加上我工作几乎都是在办公室打程序 […]

变的初体验

站在大维的别墅门口,内心真的是百感交集。24岁才第一次失恋,似乎有点晚了。我的名字叫陈采屹,可能希望我有多彩多姿的生活,屹立不摇的个性,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所以一直以来都有一种随遇而安的个性。我最好的两个朋友陈杰及李大维,小杰长的184cm高,蛮帅气的,白白净净,浓眉大眼长的很好看,但是因为他父亲比较不疼爱他,所以他的个性有点玩世不恭处世也比较好强,在学校的时候就是校花杀手,喜欢研究女人,懂得女人的心理,是个典型的花心男人,他的口头禅就是”以小 […]

女友在夜店让陌生人从后面插入

Judy随着音乐一个转身靠在帅哥的身上,帅哥从她背后双手环抱住Judy纤细的腰,两个人的脸颊从背后贴在一起,Judy伸起粉臂轻抚著帅哥的脸颊,身体随着音乐不断挑逗的摆动。 他们俩越靠越近,我感觉Judy正不断的用她的翘臀在磨蹭那个男生的下体,男生的手也不断的在Judy身上游走,他们时而转身面对面的拥抱,男生已经将手伸在Judy的臀部上揉捏,Judy的连身洋装短裙被掀到几乎到大腿。 在闪耀的灯光下,整个露出的美背及大腿显的洁白而诱人,他们两个忘情 […]

高速激情大巴

每个星期二,我都要去往省城出差。每次都乘坐高速大巴,往返于沪宁线。沪宁高速目前客流量极大,在全国也算翘楚。 最近接连高温天气,很久未见下雨了。为了避暑,这次我特意提前一天,傍晚上路。适逢天气阴沉,还算凉爽,自觉运气尚佳。等我赶到车站时,天空飘起了雨点,不一会儿便成瓢泼之势。大巴上的位子几乎已经坐满,我上来刚一坐定,差不多车子就开动了。 没走两步远,却又停下。车门开处,急惶惶上来一位女子,大概是刚刚叫停的。只见她身材窈窕,长发披肩,低着头,看不请 […]

射精瞬间,一定要看到最后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丝质的床,床头有个柜台,上面一盏抬灯发出柔和的光晕,上面有一迭纸。  我关上门,她过来替我脱衣,直到我一丝不挂。她当我的面,仅仅脱下她的内裤。我看了一眼,白色蕾丝。她双手抱过来,和我拥吻,我伸出舌头,和她舌头纠结。 她一面爱抚我的小弟弟,一面和我有说有笑的,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对做爱这档事很有经验,我将手深入她红色的窄裙里,用手指抚摸,感觉她那里有好几根毛,手进攻她的“妹妹”,微微湿湿的,好软好嫩。她仍然和我说话,持续她对 […]

健身房的激情

西部大开发的如火如荼,西部与国际之间的交流也更加紧密和频繁,西部的人对外面的世界也知道得更多更全面,开上了小车,吃上了比萨,当然,也学会了在**方面的享受,不再把性单单看作是夫妻间的事了,这是革命性的。我在成都,一个发展很快的城市,成都的女孩子很美丽,随便在街上叫住一个,包装一下,怎么说也胜过小日本的皇太后,这可不是假话。 本人是一个小老板,27岁,身高比较难受,1米70,开了一个健身房,由于喜爱健身和游泳,所以身体还不错,黑黝黝的,耐力也很好 […]

现代KTV的淫乱消魂之夜

对我来说是一次特殊的经历,让我非常难忘。那是一次在工作之馀,我帮了一位大老板一点小忙,老板姓胡,是一个很豪爽的人,没有生意人一惯的精于算计那种劣根性,我也是只是通过关系,觉得他人挺实在,就帮了帮他,没想到,胡哥非常的热情,几次三番的打电话要请我吃饭,我看盛情难却,于是就答应了他。 饭是在刚记海鲜吃的,一行四人要了将近2000元的菜,什麽龙虾鱼翅、一应俱全,我说胡哥你太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胡哥拍著我的肩膀说:哥是诚心实意的想谢你,你帮哥一个大忙 […]

小姐失禁了

听到「咣当」一声,我知道身后坚固的铁门已经关上了,我没有回头,大大的伸展了下身体并深吸了口气,自由的感觉真好!整整两年没有尝到女人的滋味了,我立即做上车到了城裡,找了个大的洗浴中心,让自己放鬆一下。 清洗过后,我找来服务员说:「兄弟,给哥们找个钮做个按摩,要」功夫「好的」说完朝他眨了下眼睛。那个服务员也是个鬼精的人,立即心领神会的回答:「好勒,你就去包间裡先等著,包你满意」回身就走了出去。我自己躺在包间的床上,点上一根烟,很惬意的闭上眼睛,等著 […]

被夺的家室

“真君,最近很高兴的样子呢。有什么好事吗?” “嗯,嘛,差不多啦。” 被妻子雪乃这样问著,我故意暧昧地回答,啜著晚餐的拉面给它蒙混过去。 雪乃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很高兴似的对我微笑。 我跟雪乃两夫妇是从出生之前就认识——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 小孩时,雪乃相当好动活跃,还一直说自己是男孩子,所以我当时也没把她当作异性,而是当成同性的朋友一起玩耍。 就读小学之后虽然班级不同,可是我们的关系也没有改变,更仿佛变得跟兄弟似的亲密。 不管平日假 […]

偷搞好友马子的超快感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出社会工作后的某一个周六晚上,地点就在我自己家里,由于大家都是周休二日,所以时不时会约星期五或星期六一起唱歌饮酒作乐,地点不外乎是钱柜或舞厅,而那天大家决定要先到我家集合再出发,老周和容容先到我家,接着吴哥也到了,而由于倩儿本身工作晚下班的关系,所以阿叶和倩儿通常是最晚到的,在等他们的同时,我们几个已经开始喝起来,我们喝的是伏特加+橙汁,大家喝得不亦乐乎,接近十点的时候,阿叶先来了。 老周:怎么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倩儿呢? 阿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