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秘书

我在外商公司上班已届十年,也在一个行销部门干一个不大不小的主管,辖下有15个STAFF,均为年轻一族,年纪最大的也不过33岁左右,只有我年纪稍长、已婚,其馀大皆未婚爱玩,但工作表现也佳,因老婆比我更忙无暇理我,是个工作上的女强人,感情也趋向淡薄,所以我大部份也是跟这些小伙子鬼混到半夜。 我去打球、健身,虽已35岁,但喜爱运动、不抽烟喝酒,身体状况维持很好。 三年前因工作所需要找一个英文秘书,面试了好几回都找不到一个适合的,直到有一天来一位未施胭 […]

大肚山游记

那年,我大三,就读于台中某国立大学,由于父亲是从事甲级营造建设的生意,母亲在闲暇之余从事直销,竟让她一做做到某公司的蓝钻,有就是最高阶的直销商,因此,我的家境算是非常富裕。 在我高中毕业那年,本来是打算出国念书的,但是爲了我的女友,我决定留在国内就读大学。 我的女友是台中某私立女中毕业的,我们是在逛文心路时认识的,这又说来话长了;毕业后她考上了台中的私立大学,这时的她是大一新鲜人。 我的女友长得有点想铃木保奈美,不过比他的五官更细致一些,还带点 […]

见好友正骑著我女友

最近,我沉迷了网咖游戏,每天一下课,就跟爱玩线上游戏的同学,一同在网咖打通霄,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是,我是个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标淮的单身宅男。 玩了1个多月之后,我发现女友小怡不太对近,原本每天都会固定吃个晚餐,慢慢地下课她都没打给我,反而变成我打电话给她,她会跟我说,叫我安心的继续玩游戏,说她在谁家或者是她正在跟她朋友逛街。 一开始,我觉得还好,想说女友还不错,还会让我玩游戏,没来烦我,且我很相信自己好友只是用对待异性好友的方式在陪她 […]

激情模特儿

v我叫Tony,我和我的女友凯伦跟她是在同一个经纪公司的模特儿。 本来我是走西装秀,也做过时尚杂志上西装介绍篇幅的模特儿。 后来我更也为经纪公司和其他男女同事,为时尚杂志代言各品牌的泳装。 我是有一次在一场泳装秀上跟凯伦一起走秀,当时走完秀之后,我就在后台跟她认识。 当时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她有一副很让人勾魂的眼神,真的好漂亮!当她换好衣服时,我就跟她打招呼。 Tony:Hi!您好,我叫方俊伟,以后你可以叫我Tony。 凯伦:我叫刘凯伦,很高 […]

我在法国的真实经曆

说起来,后来一共在法国呆了3 年,也就只有这十个月是老老实实学习的,也就在这段时间里学到的法语,算是我在法国学业上最大的收获了。后来的两年的硕士也都是混出来的。这里,先介绍一下法国的硕士,其实只要一年就可以出来,由于我比较懒,就向导师申请论文第二年交,所以第一年考完试,第二年就轻轻松松的过去了。也就因爲这样,我才有机会在巴黎渡过我出国之前想都没想过的感情经曆。 说起来是感情经曆,只是动了感情,很多时候绝对不能算是爱情的。才出国的大半年里,尤其是 […]

女友傻傻让人干

运气真差,当兵的志明,明明是台北人,不但在高雄通讯中心受训,竟还抽到台东山上的营区,还好是个通信联队不用出操,但是管的严,由于连上人数不多,只有25个人,不但轮值机房,还要轮站卫兵,唉!真不知是祸还是福。 但是,最苦的还是志明那朝思暮想的漂亮女友-小真,小真是志明在大二开始交往的女友,家境富裕,18岁的她,有着极漂亮甜美的脸蛋,165公分,修长的身材,晶莹白哲的肌肤,胸部很是丰满,虽然有点内向、胆小,但是却人见人爱,非常纯品,没有千金小姐的娇纵 […]

真实往事,我做摄影师那些年的回忆

我是00年入行,之前在美校学油画。那个年头,艺术品市场略疲软,绘画 专业的大部分都沦为各个中小画廊的画匠,出卖著自己廉价的手艺,复制著一幅 幅世人孰知的画作,报酬很低廉。 北京的黑冰,在那个时代成为了我们这些苦逼画匠的偶像,在当时中央工艺 美院学雕塑的岩溶黑伙同老三和畏冰开办的黑冰摄影工作室,成为了一个传奇。 我就是在他们的影响下踏进了商业人像摄影的大门。 我所在的城市是一座古城,也是一座文化城,大大小小各种高校遍布。我将 自己微薄的积蓄和父母 […]

射精瞬间,一定要看到最后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丝质的床,床头有个柜台,上面一盏抬灯发出柔和的光晕,上面有一迭纸。  我关上门,她过来替我脱衣,直到我一丝不挂。她当我的面,仅仅脱下她的内裤。我看了一眼,白色蕾丝。她双手抱过来,和我拥吻,我伸出舌头,和她舌头纠结。 她一面爱抚我的小弟弟,一面和我有说有笑的,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对做爱这档事很有经验,我将手深入她红色的窄裙里,用手指抚摸,感觉她那里有好几根毛,手进攻她的“妹妹”,微微湿湿的,好软好嫩。她仍然和我说话,持续她对 […]

相亲时大姨子诱惑干她

老婆和我认识后,第一次去她家并不是去老婆的家里,而是去了老婆已婚姐姐的家(后来老婆偷偷的告诉我,原来是让她姐过过眼,觉得我合适,才让我去她家,晕……)。当时和老婆认识有半年多了,第一次去她姐姐家,总不能空手去吧,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东西。到了之后,她姐姐去接的我们,第一次看见她姐姐,真的很漂亮,虽然我老婆也是那种比较漂亮的女孩,但是和她姐姐不是同一类型的漂亮。 姐姐大大的眼睛,修长的身材,一口整齐的牙齿,笑起来十分的迷人。虽然结婚3年了,但是她还 […]

健身房的激情

西部大开发的如火如荼,西部与国际之间的交流也更加紧密和频繁,西部的人对外面的世界也知道得更多更全面,开上了小车,吃上了比萨,当然,也学会了在**方面的享受,不再把性单单看作是夫妻间的事了,这是革命性的。我在成都,一个发展很快的城市,成都的女孩子很美丽,随便在街上叫住一个,包装一下,怎么说也胜过小日本的皇太后,这可不是假话。 本人是一个小老板,27岁,身高比较难受,1米70,开了一个健身房,由于喜爱健身和游泳,所以身体还不错,黑黝黝的,耐力也很好 […]

客串护校男模的尴尬经验

这是好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当时由于我手气不佳,竟然抽到去金门服役,整整两年仅回过台湾一次,其余假日皆在金门当地渡过,因此虽然当兵的薪饷不多,退伍时却足足存了二万多元;退伍后拿着这存了两年的钱买了自行车以及安全帽等配备,打算利用退伍时的好体力进行自行车环岛一周,然后才正式投入职场。 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买了自行车后,竟然没太多余钱可以环岛花用,又不甘心这样就找工作,于是想先找个轻松的打工工作,赚足旅费后再说。 上了人力银行网站,加油站、便利商店等 […]

现代KTV的淫乱消魂之夜

对我来说是一次特殊的经历,让我非常难忘。那是一次在工作之馀,我帮了一位大老板一点小忙,老板姓胡,是一个很豪爽的人,没有生意人一惯的精于算计那种劣根性,我也是只是通过关系,觉得他人挺实在,就帮了帮他,没想到,胡哥非常的热情,几次三番的打电话要请我吃饭,我看盛情难却,于是就答应了他。 饭是在刚记海鲜吃的,一行四人要了将近2000元的菜,什麽龙虾鱼翅、一应俱全,我说胡哥你太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胡哥拍著我的肩膀说:哥是诚心实意的想谢你,你帮哥一个大忙 […]

车行修理妹

晚间时分,我下班,车子在路上发出怪声,见到路旁有一个车行,便开进这间修车厂。 我驶进车行内后便下了车,接待我的是一个女修员,这当真是新鲜。 她向我殷切道:“您好!欢迎光临!” 我回道:“你好!我的车子出了问题,能帮我处理一下吗?” “嗯!没问题,请你等一下!” 她长得眉目清秀,黄棕色长发,头戴球帽,看起来很年轻,问了才知道她是间店老板的女儿,原来老板跟员工都去吃尾牙,让她一个人看店。 就这样,车行只剩下我跟她。 她穿着一条蓝色牛仔窄裙,拿着工具 […]

家庭性福

很期待今晚的聚会吧,阿龙?”我的女朋友小真问我。 “当然,”我说,”我期待了很久呢!” “还有二十分锺的路程,”小真的父亲说,他正在开车。 “你一定已经硬了,阿龙。”小真的母亲玉香说。 “是呀,”我说,”我一整天都没有射,在爲今晚的聚会储备精液呢。” 我坐在汽车的后排座位上,左边是小真,右边是她的妹妹小美。小真当我的女朋友已经六个月了。她和我一样都是十五岁,非常可爱,个子不高,身材苗条,中等长度的头发,奶子尖尖的,屁股却又圆又结实。我个子高,肩 […]

小姐失禁了

听到「咣当」一声,我知道身后坚固的铁门已经关上了,我没有回头,大大的伸展了下身体并深吸了口气,自由的感觉真好!整整两年没有尝到女人的滋味了,我立即做上车到了城裡,找了个大的洗浴中心,让自己放鬆一下。 清洗过后,我找来服务员说:「兄弟,给哥们找个钮做个按摩,要」功夫「好的」说完朝他眨了下眼睛。那个服务员也是个鬼精的人,立即心领神会的回答:「好勒,你就去包间裡先等著,包你满意」回身就走了出去。我自己躺在包间的床上,点上一根烟,很惬意的闭上眼睛,等著 […]

被夺的家室

“真君,最近很高兴的样子呢。有什么好事吗?” “嗯,嘛,差不多啦。” 被妻子雪乃这样问著,我故意暧昧地回答,啜著晚餐的拉面给它蒙混过去。 雪乃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很高兴似的对我微笑。 我跟雪乃两夫妇是从出生之前就认识——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 小孩时,雪乃相当好动活跃,还一直说自己是男孩子,所以我当时也没把她当作异性,而是当成同性的朋友一起玩耍。 就读小学之后虽然班级不同,可是我们的关系也没有改变,更仿佛变得跟兄弟似的亲密。 不管平日假 […]

偷搞好友马子的超快感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出社会工作后的某一个周六晚上,地点就在我自己家里,由于大家都是周休二日,所以时不时会约星期五或星期六一起唱歌饮酒作乐,地点不外乎是钱柜或舞厅,而那天大家决定要先到我家集合再出发,老周和容容先到我家,接着吴哥也到了,而由于倩儿本身工作晚下班的关系,所以阿叶和倩儿通常是最晚到的,在等他们的同时,我们几个已经开始喝起来,我们喝的是伏特加+橙汁,大家喝得不亦乐乎,接近十点的时候,阿叶先来了。 老周:怎么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倩儿呢? 阿叶: […]

难忘的理髮经历

头髮太长了,打算去理髮一下。我走进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美容理髮厅。 那是下午,美容理髮厅裡的沙发上躺坐著几个化妆比较浓艳的小姐,我推开门,她们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彷彿有点诧异我的年轻(我的脸比较嫩),有个老板娘模样的中年妖艳女子站了起来。 「老板洗头吗?」打扮得比较妖艳的老板娘问。 我这个时候脑袋裡空空的,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听这么一说,如同一下抓到了扶手。 「是啊!洗头。」然后问:「你们这裡洗头多少钱?」 「100块钱一个小时。洗吗?」妖艳的老板 […]

美美的性经验

美美今天是第一天到麦德鸡上班。她早早来到公司,换上公司发的制服。这是一套很可爱的衣服,上身是一件很短的粉衫,美美穿上以后不但肚脐露在外面,连乳房也有一大半露在外面;下身则是一条同样的粉裙把客人的精液咽下去,造成鲜奶的量不足。所以这种饮料的价格比较高,但是还是会有很多客人点,大概是因为看著女孩子们的带著客人到一边的手淫台去了。这裡已经有了几个同事在为客人手淫,美美赶快学著她们的样子,在地上的软垫上跪下来,拉开客人的裤子拉链,为客人解开裤带,轻轻褪 […]

女友姐姐的屁眼

女朋友的姐姐三十五岁,是卖人寿保险的,所以经常打扮得很性感,传闻卖人寿保险的小姐很好搞。她最近刚离婚,一人住在外头,手头较紧,今天主动约在我家谈人寿保险,我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 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紧身衣前来,胸前有条拉链,紧紧地将她那36C的胸部包裹起来;裙子的下摆离膝约有十二公分左右,虽然站起来的时候不会觉得如何,但是坐下来的时候,整双大腿可以说是几乎都会裸露出来;而且她裙子的两侧还有开叉,所以当她走动的时候,大腿也是若隐若现。 今天她还 […]